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知识百科

直击京广北路隧道排水:涉水车辆超两百,抽水机连抽两天仍未停

发布时间: 2021-08-17    作者:admin
  分享到:   
二维码分享


7月23日下午2点,一辆黑色雪佛兰轿车被拖出隧道口,裹满车身的黄色淤泥顺着路面流淌。站在路边台阶上观望的杨田帧,喊了一声“我的”,冲开围观人群向拖车追去。

杨田帧是此次郑州暴雨中被困在京广北路隧道的车主之一。郑州市城管局党委副书记李平告诉新京报记者,此次暴雨约有超过两百辆汽车被困在隧道里。

7月23日下午6点,京广北路隧道南口的积水已经抽出,露出了隧道入口。京广北路隧道北口,抽水机仍不断抽水。


河南省应急管理厅提供的消息称,备受社会关注的京广路隧道救援清理仍在继续,已确认有人员遇难。

成都工程抽水



7月23日,京广北路隧道南口,仍有少量汽车泡在水中,几台“龙吸水”抽水机同时抽水。 新京报记者 聂辉 摄

两百多辆涉水车被拖出

7月23日下午6点,京广北路隧道南口的积水已经抽出,露出了隧道入口。而在京广北路隧道北口,抽水机仍不断抽水,积水被排到隧道上方的主干道,再引入路边下水道中。

拖车不断地将被泡在水中的车辆拖出隧道,暂时停放在路边,然后继续拖一下辆。

警察、消防队员在现场持续搜救。同时,环卫车辆陆续进入隧道,处理污水和隧道内淤泥,行人从附近经过时,还能闻到臭味。

京广北路隧道附近已经实行交通管制,警察拉起警戒线,禁止无关人员靠近。

京广北路隧道隧道全长1835米,双向共六个车道,是郑州市内南北交通的大动脉。此次郑州7·20暴雨,京广北路隧道是积水严重的地方之一。

根据郑州气象台公布的信息,20日当天16-17时,当地降雨量达201.9毫米,超过国内陆地小时降雨量极值。

据京广北路隧道现场排水救援工作人员介绍,积水深时,隧道内积水达到13米左右。从7月21日下午开始抽水,抽水机按照每小时3000方的流量,一直不停抽水。

郑州市城管局党委副书记李平当天上午在现场介绍,京广隧道配备专业的排水设备,但由于大量淤泥堵塞排水管道,导致隧道排水不畅。隧道底部淤泥沉积,加上涉水车辆堆叠,增加了救援难度。

李平称,经过3天的抽水搜救,已经救出了两百多辆涉水车,“不到三百辆”。隧道内水面下降到1.2米至1.5米时,目测隧道内已经没有其他车辆被困。但隧道内是否还有被困人员,李平表示,还无法确定,“现在还不敢说一定没有”。

7月21日,在京广隧道排水搜救过程中,曾发现两名遇难人员遗体。附近商户老板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看见医护人员将遗体装进灰色袋子中运走,现场有家属趴在隧道旁的泥水放声大哭。

7月23日,京广北路隧道还有多辆汽车泡在水中,隧道内水位已经下降到1.2米至1.5米。 新京报记者 聂辉 摄

车主回忆惊魂逃生细节

7月23日下午2点,一辆黑色雪弗兰轿车被拖出隧道口,黄色淤泥顺着路面流淌。

虽然没有看见车牌,但站在路边台阶上观望的杨田帧,知道那是自己的车。被堵在隧道内的当天,他和刚被拖走的押运车并行。

杨田帧跟着哥哥在郑州做生意,母亲和9岁的女儿回了商丘老家。7月20日下午,杨田帧原计划回家休息几天,蛇皮袋装上给女儿刷干净的鞋子,和三瓶白酒一起扔进后备箱,准备带回老家。

出门前,地图导航推荐了两条路,一条通过连霍高速,一条经过京广隧道,杨田帧重复导航了三次,选择了一条事后被证明“危险”的路,“当时看这边(路况)是全绿,就走这边了。”

7月20日上午,郑州就开始下雨。但直到杨田帧下午5点左右进入隧道时,路边还没出现积水,但有雨水从隧道外往里流。

眼看出口将近,危险也在来临。

离出口还有300多米时,杨田帧看到,积水从出口回灌隧道,前车轮卷起的水花没过半个车轮,尾灯开始闪亮。

雨水回灌隧道,在经常开车的杨田帧看来不算奇怪。他和外侧车道的押运车并排向前缓慢挪动,基本处于“趴车”状态,后面已经没有车。

水从汽车底盘往上冒,从车门逢往车里挤,杨田帧想着,尽量往前走一走,出了隧道口就安全了,但前面的车已经不动了。

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里,杨田帧感到隧道里的水迅速上升。驾驶室内的水很快没过脚踝,杨田帧放弃挣扎,熄火、下车,蹚水走出隧道。

“推车门的时候都有点吃力,车门下面三分之一都在水下面了。”杨田帧刚下车就感到水流冲击到腿上的压迫感,打了一个趔趄差点跌倒。鞋子被水冲掉一只,杨田帧赤脚往外走。

此时,车前的宝马车已经浮了起来,车里的一男一女还没下车逃离的准备。杨田帧路过时猛拍其车窗,喊他们下车快走。

快走出隧道时,杨田帧看到,大部分车主已经下车,搀扶着往隧道外走,有人站在出口的护栏旁大喊,“别在车里,快下车”。

从隧道出来,路面积水已经到腰,杨田帧跟着人群走上旁边高架桥避险。

据杨田帧回忆,他停车的位置距离走出隧道只有300米左右的距离,开车一闪而过的距离,在水中走了将近二十多分钟才算脱险。

冷雨加上恐惧,杨田帧站在高架上浑身发抖,敲开路边轿车避雨。一直到凌晨,才走下高架桥回家。“光想着赶快跑,熄了火车钥匙都没拔,家里钥匙都在车上。”

7月23日,杨田帧的汽车被拖车隧道停在路边。杨田帧打开车门,拔掉被困隧道时来不及拔下的钥匙。新京报记者 聂辉 摄

56岁的闫全虎,住在京广北路隧道南口旁。他站在阳台上,就能俯视隧道口外的全部情况。

7月20日下午两点,闫全虎下楼经过隧道外路面时,路面积水已经开始没过脚踝,有水正往隧道里流。隧道出口处,车辆仍在正常驶出,车头推动积水形成的水波,打湿了他的裤脚。

下午4点多,闫全虎再次走到阳台上查看外面的雨情。路面积水已经淹过行人的小腿,积水沿着道路从南向北流进隧道。仍不断有车辆从隧道内开出,但车速明显下降,激起的水花已经到了汽车发动机的位置。

下午5点左右,闫全虎在阳台上看见,隧道口的积水已经达到腰间,隧道的车已经不见有车出来,不断有人从隧道内往外走。

一直到20日晚上7点左右,隧道里才不见再有人往外走,当时隧道口的积水仍在腰间位置,隧道口还未被完全淹没。

7月21日上午,杨田帧再次回到京广隧道,隧道已经完全被积水淹没,隧道口堆满了汽车,“都是堆着,横七竖八一辆挤着一辆,都漂起来了。”

7月23日下午2点,杨田帧的车被拖车卸在路边,车顶积了一层厚厚的淤泥,车身内灌满积水。杨田桢刮掉车身上的淤泥,用毛巾蘸出车里的水,淤泥沾满一身,“先弄回修理厂,看看还值当修不”。

杨田帧从车上的储物箱里将钱包和行驶证取出,湿淋淋地往下淌水。杨田帧小心翻开行驶证和钱包,摆在路边晾晒。

据周围居民提供的视频显示,7月23日下午,隧道入口处只剩下五六辆被困车辆。

当一辆汽车被拖出来时在入口准备转运时,一位民警快步走向汽车,弯腰朝驾驶室和车内张望观察,然后回头摆手示意。附近居民感慨,“这说明车里没人,这是美丽的手势,希望每辆车都有这个手势”。